首页 > 点评分享

人工智能对远程教育的影响有哪些?人工智能对远程教育的影响有哪些?

评述人工智能与教育服务行业

你需要:评述人工智能与教育服务行业;应该说人工智能在现代教育中的应用是比较广泛的,在教育活动中势必会有越来越多人工智能的身影:它可以作为助教或家教老师,为孩子们提供实时反馈和答疑服务,有不会的问题,请直接问;在教学中,人工智能已具备图像识别和语义分析技术,或许过不了多久就能帮老师批改作业和答卷,减轻老师的负担;如果想得再远一点,人工智能或许有助于增加优质教育资源的供给,让更多孩子享受“名师”服务。

以上这些还只是“术”的层面,那“道”呢?会不会影响教育理念、教学规律?比如说,“高考机器人”在“刷题”数量不多、无法准确理解人类语言的情况下,获得的分数就已经超过了大多数高中生。所以,相比“题海战术”,让学生真正理解知识、真正知其所以然更为重要。在这方面,今后人工智能或许能针对学生的薄弱环节,定制、推送知识点,帮孩子们告别“题海”。

人工智能是现代计算机科学的一个重要的分支,它涉及了计算机科学、信息科学、心理学、哲学、生理学等众多的领域,是一门综合性极强的新兴边缘学科。进入2]世纪以来,随着人工智能研究的不断深入以及教育信息化的发展,人工智能在教育领域的应用也逐渐得到了人们的重视,我国的许多专家学者从不同角度对人工智能的教育教学应用展开了深入的研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1 人工智能及其研究领域

人工智能的研究可以追溯至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在其著作(工具论)中提出的形式逻辑和称为三段论的演绎推理。从1956年开始,人工智能作为一门新兴的学科开始快速的发展起来。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人工智能从问题求解、逻辑推理与定理证明、自然语言理解、博弈、自动程序设计、专家系统、学习及机器入学等多个角度展开了研究,在许多领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研究成果。与其他应用型学科一样,人工智能的研究都是集合具体的应用来开展的。人工智能目前的主要研究领域有:专家系统、机器学习、模式识别、自然语言理解、机器人、人工神经网络、博弈与游戏等,

专家系统(Expert Sy~em)是一个智能的计算机程序,它运用知识与逻辑推理来模仿人类专家解决相关领域的复杂问题。

机器学习(Machine Learning)是机器具有智能的一个重要标志,同时也是机器获取知识的根本途径。机器学习主要研究如何使计算机能够模拟,甚至是实现人类的学习功能,如人类的学习机理,学习方法等。模式识别(Pa~em Recognition)就是使计算机能够对给定的事件进行鉴别,并把它们归人与之相同或是相似的模式中。模式识别的主要目标是用计算机来模拟人类的各种识别能力,目前主要是对视觉和听觉能力的模拟,用于图形识别和语音识别中。

自然语言理解(Namral LanguageProcessing)是研究如何让计算机理解人类的自然语言及其所表达的思想。研究自然语言理解的目的是提高人类与计算机交互的能力,使人类可以更加便利的用自然语言的方式与计算机进行沟通, 机器人(Robot)是在一定的环境下能够完成与人类相同行动和功能的机器,它可以应用于工业、农业、国防、教育、医疗等多种领域,对现代社会的发展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人工神经网络(Artificial Neural Network)的研究开始于20世纪40年代,是利用多个简单的处理单元按照某种特定的方式相互连接起来的计算机系统,用于模拟人类大脑神经系统的结构和功能。人工神经网络已经成功应用于人工智能领域的许多方面,在模仿生物神经计算功能方面有着计算机难以比拟的优势。

博弈(Game)主要是研究对策与斗智,例如棋牌,策略游戏等智能活动。博弈以问题求解和模式识别为基础,最能够体现人工智能技术的优势。

2,人工智能在现代教育中的应用情况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和教育信息化的不断深入,人工智能技术在现代教育领域中的应用正日益受到人们的重视。分析目前的状况,人工智能在现代教育中的应用主要有以下几类。

3、智能教学系统(Intelligence/utoringSystem)

智能教学系统是人工智能技术在教育中的重要应用之一,是对计算机辅助教学(CAD相关研究的进一步发展。智能教学系统旨在为学生创造一个优良的学习环境,使学生可以方便快捷的调用各种资源,接受全方位的学习服务,以获得学习的成功。当前的智能教学系统主要依靠智能主体技术来进行构建,通过建立教师主体、学生主体、教学管理主体等,可以根据不同学生的特点来制定和实施相应的教学策略,为学生提供个性化的教学服务。基于网络的分布式智能教学系统是目前智能教学系统的最新发展方向,它可以使原本相隔在不同地区的学生在虚拟的环境之中共同学习,充分利用网络资源,发挥学习者的主动性,带来更好的教学效果,

4、智能网络组卷阅卷系统(IntelligentNetwork Examine System)目前无纸化考试已经成为了考试的一种重要的新型形式。从广义上来说,无纸化考试包括使用计算机来建立与管理题库、选题组卷、考试与阅卷等多个环节。它不仅从形式上对传统的纸质考试方式进行了创新,对考试的设计与评价环节也有了重大的改进。智能网络组卷系统具有成本低、效率低、保密性好、试卷一致性高,即使在限制条件较多的情况下,仍可以按给定的组卷策略生成满足要求的试卷。同时,基于网络的试题库可以收集广大教师的编写的经典习题,集中和共享了教师的劳动成功,确保了试卷的高质量。采用人工智能的阅卷系统能够有效地识别试卷,并减少出错的可官旨�,极大地提高阅卷流程的工作效率。 2,3智能决策支持系统(Intelligent DecisionSupport System) 智能决策支持系统是人工智能的重要应用之一,是人工智能和决策支持系统相结合,应用专家系统,使决策支持系统能够更充分地应用人类的知识,如关于决策问题的描述性知识,决策过程中的过程性知识,求解问题的推理性知识,通过逻辑推理来帮助解决复杂的决策问题。智能决策支持系统主要由数据库、模型库、方法库、人机接口以及智能部件组成。目前,智能决策支持系统已经成为了决策支持系统的主要发展方向,在网络教育领域的应用方面显示出了极强的发展潜力和美好的前景。 2,4智能仿真教学系统(Intelligent Simulation7echnology) 在远程教育教学中,实验教学是一个不可缺少的教学环节,但目前以教学教务管理为主的网络教学平台很少涉及实验教学内容。智能仿真技术是人工智能与仿真技术的高度集成,它力求克服以往传统仿真的模型及建模方法的局限性,以及建模艰巨、界面单调和结果费解等方面的问题。智能仿真系统在某种程度上可替代仿真专家完成建模、设计实验、理解及评价仿真结果的步骤,并具有一定的学习能力,运用智能仿真系统来开发实验教学课件可以大大节省人力物力,降低开发成本,加快开发速度,缩短开发周期。

总结

人工智能技术正在改变着人们的思维方式和传统观念,改善人类知识和人类语言。人工智能以及人工智能科学从诞生起,其研究和应用领域就与教育紧密相关。人工智能就是研究让计算机接受教育、提高智能的科学技术。人工智能的研究成果又反过来应用到教育过程中,促进教育的工作效率、产生新的教学模式。总之,随着人工智能的进步,必将在教育领域得到更广泛的应用,从而不断推动我国教育的发展。

当前教育技术的研究热点在哪?有啥趋势?

教育技术 目前最热门的研究方向>> 1· 网络文化2· 互联网心理学3· 教育传媒技术4· 教学系统设计5· 学习科学6· 创新性技术研究7· 教育技术哲学文化研究8· 教育技术艺术基础研究9· 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10·当代信息技术前言跟踪与教育应用研究11·教育人工智能研究12·绩效技术与企业培训13·远程教育与远程培训14·协作学习与研究性学习15·知识工程学研究16·教育技术理论基础与基础理论研究17·国外本专业的培养目标、课程结构、教学模式、评价管理模式及优秀论著与教材的引进18·国外优秀教育技术专业网站资源研究19·我国教育技术专业办学模式、合理分布与发展规划 教育技术研究 当前的热点问题>> 当前教育技术研究的热点:·ICT(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与教师专业化·学习共同体(利用技术构建)·学习型软件开发·学习社区·传统教育中的技术与现代技术·远程教育模式、控制、评估、监控·学习资源库建设·基于资源的学习RBL·构建网络教师教与学的共同体·技术在教育评价中的应用·如何利用司空见惯的技术促进学习·教师信息技术素养与培养·学生信息技术素养与培养·不可避免的技术带来的问题——弊端·信息技术与学科的整合----(关于这个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很讨厌的问题,事实上,信息技术无处不再,它只是一种工具,讲到这个问题,就好像教你如何使用一把斧头,它能劈、砍、锤、敲……,并且该这样辟、这样砍、这样锤、这样敲……,你觉得是一个什么样的问题呢?熟练使用而已!)

总之,教育、教学、学习有多少问题,教育技术就有多少问题!

教育、教学、学习有多少理论和实践,教育技术就有多少理论和实践!

有教育、教学、学习就有教育技术的未来与发展!

教育技术就是教育主流中的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不要管别人怎么看,做教育技术的人只需要干自己的事,就是对专业的贡献。--------------------------------------------- 学科研究领域>>

教育技术学作为一门独立的应用学科,其研究领域可以分为基础性探索和应用性探索两个层次(如图1.1)。基础性探索所产生的是教育技术学的一般性的具有普遍意义的成果,包括理论创新和技术创新,这为教育技术的各种应用领域提出了共同的基础,集中体现了教育技术学作为一门独立学科的学术贡献和创新。在学科交叉与研究发展过程中,在此层面主要有三种倾向的研究做出了突出的贡献:教学设计(学习环境设计)、面向教育需求而出现的创新性技术研究以及关于教育技术的哲学文化研究。应用性探索直接面向教育技术的各种应用领域,探讨、回答源于实践领域的问题,集中体现了教育技术学的独特应用价值。教育技术的应用领域可以划分为在学校教育领域中的应用和在学校以外的企业培训、终身学习中的应用。近年来,随着网络通讯技术的发展,远程学习日益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这种方式一方面拓展了学校教育,成为远程教育,而另一方面可以实现面向企业等机构的远程培训。远程方式本身也日益渗透到教育和培训机构的内部,不只作为其外部延伸。面对面方式和远程方式日益表现出融合的趋势,而不再像远程教育出现之初那样界限分明。基础性探索和应用性探索之间并没有截然分明的界限,基础性探索为应用性研究提供了基本依据和基础,而应用性探索所提出的需求以及所提供的带有具体领域特色的研究成果可以反过来推动和丰富基础性探索,比如面向企业人力资源培训所出现的绩效技术就对教学设计理论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下面,我们就按照这一框架对当前的教育技术学研究做一概要分析,以说明这些分支性研究领域的现状。

教育技术学的基础性探索

在基础性探索层面上,当前教育技术学的研究集中体现为三大主要研究倾向:教学设计(学习环境设计)、创新性技术和哲学文化研究。

(一)教学设计(Instructional Design)研究

此方向主要是教育心理取向的研究。教学设计也称为教学系统设计,它以学习理论和教学理论为基础探讨教学设计的理论与方法,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系统论思想和传播理论的影响。教学设计是教育技术学最核心的内容,对教学设计理论与方法的研究历来是教育技术学理论研究的最基本的组成部分。 随着学习理论从行为主义到认知主义再到建构主义的发展,教学设计理论也经历了一个发展过程,从教师中心的教学设计到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设计,建构主义者则更多称之为“学习环境设计”(Learning Environment Design)。而教学设计研究不简单是搬用学习理论的研究成果,它同时也推动、丰富了学习与教学理论的发展,两者之间呈现出双向的互动关系。 当前,学习理论至少有三种新的发展倾向特别值得关注:即强调学习的建构性、社会互动性和情境性。我们需要在这样的观念指导下重新审视教学过程的设计,用新技术支持、促进新教学观的实现,这对当前的教学设计、教育技术发展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而教育技术也提出了新的挑战,比如超媒体环境会带来更有效的学习,还是只会带来蜻蜓点水、走马观花式的肤浅的学习?如何解释在计算机媒介通讯(Computer- Mediated Communication, CMC)这种新条件中的人际沟通和知识建构?等等。而这些问题的提出和探讨恰恰体现了教育技术学的独特贡献。因此,在此领域中有两个重要的前沿性研究方向,其一是基于新的学习理论、以新技术的发展为背景来研究新的教学设计理论与方法,分析新技术在这种新教学模式中的功能及其实现。诸如乔纳森(D. Jonassen)的学习环境设计模型、CTGV提出的锚式情境教学(Anchored Instruction)以及瑞格鲁斯(C. M. Reigeluth)、梅瑞尔(M. D. Merrill)等的工作均在此方面具有重要影响。 其二是面对新的信息技术环境重新审视人类的认知学习过程,回答在传统学习环境中所不存在或不甚突出的问题。比如基于CMC的人际沟通与协同知识建构,超媒体网络环境中的信息搜索、获取与整合,网络环境中的分布式认知(distributed cognition)、基于信息技术的知识建模与可视化表征,等等。美国匹兹堡大学学习研究与发展中心(The Learning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Center)、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玛夏琳(Marcia Linn)课题组等均在此方面有丰富的研究,在国内,北师大心理系的陈琦教授及其课题组在此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当然,上述这两个方向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比如美国的“创新学习技术中心”(The Center for Innovative Learning Technologies (CILT))作为一个全国范围内的合作研究机构,其核心研究主题明显同时结合了上述两个方向,如可视化与建模(visualization and modeling)、社群工具(community tools)、学习测评等,其中既涉及对新环境中的认知学习过程的研究,也涉及到如何利用新的学习理论和新技术来设计新型学习环境的问题。

(二)创新性技术(The Emerging Technologies )研究

这里的创新性技术研究是指面向教育需求探讨新技术的综合应用方式,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在这种需求的推动下对信息技术本身进行创新,包括硬件及软件技术的创新(而不仅仅是对现成技术的应用),以新技术发展推动教育技术的进步。这类研究的直接结果是导致了面向教育需求对技术应用方式或技术本身所进行的创新,正是这一点才使这类研究具有了基础性探索的特征,一般意义上的教学软件开发不属于这一类研究,而应归属在应用性探索之列。创新性技术的研究集中体现信息科学的交叉渗透和影响,在整个教育技术研究领域中具有重要作用。而这种在教育应用层面上的技术发展尤其是技术创新也集中体现了教育技术学的学术贡献。在此方面的工作包括基于人工智能技术所进行的关于智能辅导系统(Intelligent Tutoring System, ITS)的研究,有关智能代理(Intelligent Agent)的研究,等等。当前所进行的关于泛在计算(Ubiquitous Computing)的研究也格外值得关注,即超越桌面计算机以及传统人机交互方式的局限,发展无所不在的、可以随时随地使用的技术工具。掌上电脑、无线联网以及新的人机交互技术的研究等均为此提供了条件,而这些技术创新将更好地支持学生在学校及家庭中更便利地使用信息技术,更好地实现跨时空的开放学习方式,并促进全体学生的平等使用,减少数字鸿沟。泛在计算也是美国“创新学习技术中心”的一个重要研究主题。

(三)哲学文化研究(philosophical and cultural investigations)

哲学与文化学取向的研究所关注的是技术发展应用对社会及和人类自身发展、教育目的、教育价值、教育过程与体制的深层影响及其应对方式,以此来指导新技术条件下的教育变革。与前面两个研究方向不同,前两个研究方向更多关注的是如何解决问题,而哲学文化研究则首先需要对问题以及解决问题的方法本身做批判性反思:将信息技术引入教育真的是必要的吗?这会对教育、对人的发展、对社会文化产生怎样的挑战和深层影响(积极的、消极的)?等等。这一研究方向集中体现了哲学(尤其是教育哲学、技术哲学等)、文化学、社会学等学科的交叉渗透和影响,而这一领域中所提出的一系列的新的深层问题也反映了教育技术学研究的学术贡献。当前,后现代哲学的技术观对于科技对人类社会的影响做了批判性反思,反对技术至上的观点,突出了理性方法的有限性、集权性和中心性。有关技术哲学的研究在重新审视技术的实质、发展及其与人类的关系,强调将技术放在具体的社会文化之中,分析技术问题的文化根源。当前的教育哲学研究也取得了一些新的进展。所有这些都会对教育技术研究产生重要的影响。另外,在教育领域中的新信息技术的发展也为哲学家提出了新的课题,数字化时代的人类生存方式,信息时代人的素质结构与教育的目标,对传统读、写、算能力的新解读,多媒体多带来的视觉文化,网上虚拟空间中的师生交往等等,这些都是需要以哲学为基础进行深入思索的问题。在此方面,国外学者展开了一些探索工作,诸如《数字化生存》等著作中的有关思想。在国内,桑新民教授等在此方面做了大量工作。除上述研究外,教育技术中的文化学、社会学问题近年来也开始格外引起了西方学者的关注。研究者发现,任何一种教育技术产品都体现了它所产生的文化和社会的特征,白人文化中所形成的教育技术未必能适应黑人文化。另一方面,同一种技术工具在不同文化之中可能产生完全不同的应用方式,正如美国一部电影中所描述的,一个可口可乐瓶子在一个原始部落中可以意想不到地被用作各种各样的工具。在我国,计算机教学软件在其发展早期即出现了习题库式课件的泛滥,而网校发展也首先以升学辅导为起点,这些不能不说都体现了中国文化的影响。所以,如何揭示出教育技术的社会文化性?应该如何适应不同文化之间的差异?等等,这些都是有待研究的问题。

总之,教学设计(学习环境设计)、创新性技术和哲学文化研究构成了当前教育技术学研究中三个主要的基础性探索方向,这是教育技术学研究发展的三大生长点(根基)。而这三者之间并不是孤立的,而是存在紧密的互动关系。信息技术的创新会推动和支持学习环境设计理论与方法的发展,而新的学习环境设计又会对技术提出更新的需求;哲学文化研究对于前两者的发展及应用均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而学习环境设计的变化、技术的创新发展又会对哲学文化研究提出新的挑战。这些基础性探索构成了应用性探索的共同基础。

二、教育技术学的应用性探索

在应用性探索层面上,当前教育技术学的研究领域主要包括三个重要主题:面向学校教育所进行的关于IT整合于学校教育的研究、面向企业培训所进行的绩效技术研究以及远程教育与远程培训研究。

(一)IT整合于学校教育(Integrating IT into schools)

学校教育无疑是教育技术首要的应用领域,当前,研究者在此方面所关注的首要主题是如何在学校课程及教学中充分利用IT所提供的潜力,提高教学的效果和效率,促进学校教育的变革。自90年代以来,研究者日益看到,IT用于学校教育决不简单是将IT作为一种工具或一门课“添加”到传统学校之中,而是涉及到一系列深层变化。所以,如何将IT整合(或融合)到学校课程及教学之中,推动学校教育的全面深层变革?这成了研究者们关注的重要主题。在国内,我们更多将这一问题称为“教育信息化”。英国很早就在将IT整合于各科教学方面进行了探索性工作,对数学、语文、科学等各学科在教学中所应使用的信息技术及应达到的效果提出了明确的指导意见,并开展了追踪研究。伦敦大学的M. Cox等均在此方面有丰富的研究。美国国际教育技术协会(ISTE)也提出了学科教育中应用技术的标准。从各国的经验来看,IT在学校教育中的整合应用至少涉及到4个相互联系的基本环节:硬件设施建设运行、内容资源设计开发、教师培训和制度文化改革,这决不简单是在学校中添置计算机设备。在这些方面,IT在各类课程中的整合应用模式、应用效果(包括短期及持久影响),基于IT的课程资源设计开发,IT应用与新型教学模式的整合,教师教育技术培训的标准与模式,等等,这些问题都是最近国际教育技术界关注的问题。

(二)绩效技术(performance techniques)与企业培训

终身学习在学校教育之外,企业培训以及终身学习也是教育技术的重要应用领域。与偏重文化传承与人的全面发展的学校教育不同,企业培训具有更具体的目标指向性,更关注受培训者在特定领域中的绩效水平的提升,是人力资源开发的一种具体途径。绩效技术就是主要针对企业等机构的培训而发展起来的,它运用分析、设计、开发、实施评价的系统方法来提高个人和组织机构的工作业绩水平。 绩效支持系统(Performance Support System)的设计、实现及绩效评估等成了这一领域中的重要问题。这一领域近年来日益引起了研究者及企业界的关注。美国100佳企业均在员工培训上投以巨资。在国际信息处理联合会(IFIP)于2001年7月召开的世界计算教育大会(WCCE)上,专门成立了关于终身学习的专业组,核心问题是探讨“面向企业的大学”(University for Industry, UfI),主要是探讨如何以IT支持企业培训。应该说,这一应用领域为教育技术提供了新的具有吸引力的发展空间,但研究上相对而言还比较薄弱,有待大力推进。

(三)远程教育与远程培训

远程教育与远程培训最初是学校教育及企业培训等的拓展形式,用以使远离优势教育资源的人能有机会接受更好的教育和培训,大大提高教育和培训的开放性。随着网络通讯技术的发展,远程教育与培训从广播电视教育过渡到了以网络教育为核心的阶段,当前引起了人们的格外关注,网络课程系统及学习支持系统的设计开发及远程学习的评估、管理等问题成了研究者探讨的重要问题。值得注意的是,当前研究者开始更多用分布式学习(Distributed Learning)而不是远程学习(Distance Learning)来描述基于网络的虚拟化学习方式。远程学习或远程教育所强调的是把教育资源传递给身处远方(可能是偏远地区)的往往有全职工作的学习者,为他们提供开放的教育机会。而分布式学习所强调的不是学习者身处远方,他们可能就在当地学校中,但他们在学习中会接触、利用分布于不同地方的(而不仅仅是眼前伸手可及的)资源。另外,分布式学习所适应的不仅是空间与时间的距离,而且要适应学生知识经验背景、学习风格等方面的差异。 这种发展趋势使得学校教育中的IT应用与远程教育之间的差别越来越淡化,在校学生也往往在其课程学习中广泛采用网络学习方式,获取异地的学习资源,与身处其他地方的学习者、专家等进行跨时空的沟通、协作。所以学校教育与远程教育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了整合的趋势。同样,企业培训本身也大量采用了远程培训的方式。

【参考文献】

[1] 张建伟.当代教育技术学研究领域的基本架构——教育技术学在做什么?[J]《教育研究》.2002

中国教育展会都有哪些

由中国教育技术协会主办,中国教育技术协会技术标准委员会、教育部在线教育研究中心、清华大学《现代教育技术》杂志社协办,雅森国际展览有限公司承办的“2017中国教育信息化国际峰会暨国际智慧教育展览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盛大开幕。本届峰会暨展览会以“启迪教育智慧,憧憬未来技术”为主题,彰显“前沿性、国际化、全行业”三大特色,二十余位国内外教育技术专家和学者在峰会作主题演讲,近300家教育品牌企业和近200个教育科技新品在展览会上联展和发布。

原教育部副部长周远清,教育部科技司高润生,中国教育技术协会会长、国家开放大学校长杨志坚,教育部在线教育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袁驷,芬兰、保加利亚、朝鲜、埃及、波兰、马来西亚、美国、希腊、日本、俄罗斯等国的驻华参赞或相关负责人等领导和嘉宾出席开幕式。

思维引领--顶层教育信息化思维共享

国际峰会涵盖“教育+”人工智能、游戏、测评、智慧学习、数字化教学、新高考、创新领导力、核心素养、创客&STEM等主题学术研讨,现场聚焦了近千位与会观众,嘉宾阵容涵盖来自教育部、中国工程院、教育部在线教育研究中心、教育部教育装备研究与发展中心,多个国家教育信息化领域的专家,以及中外知名院校和品牌企业相关负责人集中开讲,共话AI人工智能、E-Learning在线教育、远程教育、虚拟现实及教育游戏技术应用等热点问题,主题前沿,内容丰富,是一场教育信息化领域的顶级思维盛宴。

同期举办的“2017人工智能与创新教育实践研训活动”现场还邀请了著名的机器人“索菲亚”的创造者——美国汉森机器人公司创始人Hanson Robotics进行现场演讲,并与观众进行互动,共论人工智能对教育未来的影响及发展趋势。

八大专区—精彩亮点展望未来发展趋势

作为专注教育信息化行业的全维度专业展览平台,本届展览面积达40000平方米,设定了“八大未来教育发展趋势专区”,集结了多达278家行业前列的教育品牌企业联展,带来近200余个教育科技新品发布,前沿开创校企联动的“展示+体验”的互动展现形式,尽展中国未来教育的改革发展趋势。

八大分区包括新课标新高考改革、创新实验室、优质资源共享、校园文化与核心素养、互动课堂、人工智能与机器人、创客教育及STEAM、教育数字出版等全面维度的企业技术解决方案。这八大专区的多维展示系统且全面地解读了中国教育信息化发展现况全观,更让前来参观的近4万余名教育行业参观者直观了解了智慧教育的应用成果及未来趋势。

互动体验--近距离观摩院校好案例

在专业全面的展区设置外,展会现场还专设了“智慧教育成果案例互动展示区”,联合中国教育技术协会教育游戏专业委员会、中国教育技术协会智慧学习工作委员会、中国教育技术协会教育康复专业委员会、教育部在线教育研究中心、清华大学、厦门大学等院校和单位,从基教、高教、职教、特教各维度进行教育技术应用优秀案例的展示。

展示内容涵盖全维度在线教育平台、移动自主学堂构建、院校创客教育课程顶层设计、国际化远程教育和慕课、职业院校信息化建设、职业教育虚拟仿真实训平台等各维度先进技术在教育教学中的实际应用案例展示,精心且直观地案例带给参观者对未来教育科技及智慧教育建设成果体验的临场感。

为了促进院校与企业之间的双向融通,国际智慧教育展专门设置了“校园好方案”评选活动。本届展会公布了第四届“校园好方案”评选结果,33家优秀企业代表在展会现场特设的“校园好方案评选案例展示区”接受了颁奖并进行案例展示。

展会同期还特设了“SmartShow EduWeek游学周”活动,安排全国多地前来参观展会的外省组团观众进入北京八一中学、清华附中将台路分校、北京市第二中学、牛栏山一中等8所北京教育信息化示范名校中进行参观。通过参观STEAM未来教育体验中心、新高考走班排课、创新实验室、创客空间、智慧课堂等智慧校园建设应用案例,交流品牌学校创建思路,探索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的深度融合方法。

国际荟萃--一站式感受全球教育前沿科技与思维

国际智慧教育展作为关注全球教育科技发展的专业平台,“国际化”是本届SmartShow的另一精彩看点。展览会现场汇集了芬兰、保加利亚、埃及、波兰、马来西亚、美国、希腊、日本、俄罗斯等多个国家的教育科技品牌企业展团进行前沿展示,其中芬兰、埃及、波兰、马来西亚、美国、希腊、日本七国的驻华大使馆教育参赞及相关教育部门负责人亮相于SmartShow同期高峰论坛并发表主旨演讲。

展会同期的国际嘉宾还包括来自日本教育工学会、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比利时根特大学、美国汉森机器人公司等国际学术机构、知名院校以及世界品牌企业负责人。中外教育专家学者同台共享先进教育理念,发言主题涵盖各国教育信息化发展现状及经验解读、教育游戏应用、远程教育、人工智能的教育情景应用等热点方向。SmartShow“国际视角”的专业活动安排,令前来参会的中国教育关注者不必走出国门,在北京即可一站式尽看全球的教育前沿科技产品及聆听“大师级”的世界领先教育思讯。

品牌联展--引领业界融合发展

展览现场汇聚了众多教育行业先锋企业进行展示,包括101教育、弘成教育、立思辰、联想、惠普、爱普生、锐取、中庆、伟东、东师理想、同方艾威康、台电、平安科技、上海峰宁股份等诸多业界标杆品牌。其中,101教育携旗下的优质的品牌新品“101智慧课堂”全维展示了深受全国多地院校师生喜爱的教育信息化整体应用解决方案。弘成教育展示了继续教育信息化解决方案、高校智慧云课堂解决方案等优秀高教信息化优选产品。平安科技展示了旗下涵盖人工智能、云科技、大数据等先进技术的教育科技产品。立思辰联合旗下众品牌现场呈现了“智慧教育体验馆”。

这些极具行业代表性的优秀品牌齐聚现场联展,从行业的引领角度诠释着先进技术与院校教学实际应用整体融合的方式,专业且全维度地呈现教育信息化解决方案,为教育行业真正遴选出满足院校用户所需的顶级方案。

据峰会暨展览会组委会介绍,SmartShow将继续引领国内教育信息化发展趋势,为实现教育现代化和构建学习型社会提供有力支撑的工作任务,为参展商、观众以及教育行业相关各级人士打造更为专业的沟通、贸易、交流服务平台。期待更多关注教育的同仁们持续关注SmartShow国际智慧教育展览会,共同体会与见证教育信息化发展的新晋成果,共同探索教育变革新方向。

教育技术学的理论与实践领域的热点和新发展有哪些?

教育技术

目前最热门的研究方向>>

1· 网络文化

2· 互联网心理学

3· 教育传媒技术

4· 教学系统设计

5· 学习科学

6· 创新性技术研究

7· 教育技术哲学文化研究

8· 教育技术艺术基础研究

9· 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

10·当代信息技术前言跟踪与教育应用研究

11·教育人工智能研究

12·绩效技术与企业培训

13·远程教育与远程培训

14·协作学习与研究性学习

15·知识工程学研究

16·教育技术理论基础与基础理论研究

17·国外本专业的培养目标、课程结构、教学模式、评价管理模式及优秀论著与教材的引进

18·国外优秀教育技术专业网站资源研究

19·我国教育技术专业办学模式、合理分布与发展规划

教育技术研究

当前的热点问题>>

当前教育技术研究的热点:

·ICT(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与教师专业化

·学习共同体(利用技术构建)

·学习型软件开发

·学习社区

·传统教育中的技术与现代技术

·远程教育模式、控制、评估、监控

·学习资源库建设

·基于资源的学习RBL

·构建网络教师教与学的共同体

·技术在教育评价中的应用

·如何利用司空见惯的技术促进学习

·教师信息技术素养与培养

·学生信息技术素养与培养

·不可避免的技术带来的问题--弊端

·信息技术与学科的整合

----

(关于这个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很讨厌的问题,事实上,信息技术无处不再,它只是一种工具,讲到这个问题,就好像教你如何使用一把斧头,它能劈、砍、锤、敲……,并且该这样辟、这样砍、这样锤、这样敲……,你觉得是一个什么样的问题呢?熟练使用而已!)

总之,教育、教学、学习有多少问题,教育技术就有多少问题!

教育、教学、学习有多少理论和实践,教育技术就有多少理论和实践!

有教育、教学、学习就有教育技术的未来与发展!

教育技术就是教育主流中的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不要管别人怎么看,做教育技术的人只需要干自己的事,就是对专业的贡献。

---------------------------------------------

学科研究领域>>

教育技术学作为一门独立的应用学科,其研究领域可以分为基础性探索和应用性探索两个层次(如图1.1)。基础性探索所产生的是教育技术学的一般性的具有普遍意义的成果,包括理论创新和技术创新,这为教育技术的各种应用领域提出了共同的基础,集中体现了教育技术学作为一门独立学科的学术贡献和创新。在学科交叉与研究发展过程中,在此层面主要有三种倾向的研究做出了突出的贡献:教学设计(学习环境设计)、面向教育需求而出现的创新性技术研究以及关于教育技术的哲学文化研究。应用性探索直接面向教育技术的各种应用领域,探讨、回答源于实践领域的问题,集中体现了教育技术学的独特应用价值。教育技术的应用领域可以划分为在学校教育领域中的应用和在学校以外的企业培训、终身学习中的应用。近年来,随着网络通讯技术的发展,远程学习日益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这种方式一方面拓展了学校教育,成为远程教育,而另一方面可以实现面向企业等机构的远程培训。远程方式本身也日益渗透到教育和培训机构的内部,不只作为其外部延伸。面对面方式和远程方式日益表现出融合的趋势,而不再像远程教育出现之初那样界限分明。基础性探索和应用性探索之间并没有截然分明的界限,基础性探索为应用性研究提供了基本依据和基础,而应用性探索所提出的需求以及所提供的带有具体领域特色的研究成果可以反过来推动和丰富基础性探索,比如面向企业人力资源培训所出现的绩效技术就对教学设计理论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下面,我们就按照这一框架对当前的教育技术学研究做一概要分析,以说明这些分支性研究领域的现状。

教育技术学的基础性探索

在基础性探索层面上,当前教育技术学的研究集中体现为三大主要研究倾向:教学设计(学习环境设计)、创新性技术和哲学文化研究。

(一)教学设计(Instructional Design)研究

此方向主要是教育心理取向的研究。教学设计也称为教学系统设计,它以学习理论和教学理论为基础探讨教学设计的理论与方法,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系统论思想和传播理论的影响。教学设计是教育技术学最核心的内容,对教学设计理论与方法的研究历来是教育技术学理论研究的最基本的组成部分。 随着学习理论从行为主义到认知主义再到建构主义的发展,教学设计理论也经历了一个发展过程,从教师中心的教学设计到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设计,建构主义者则更多称之为“学习环境设计”(Learning Environment Design)。而教学设计研究不简单是搬用学习理论的研究成果,它同时也推动、丰富了学习与教学理论的发展,两者之间呈现出双向的互动关系。 当前,学习理论至少有三种新的发展倾向特别值得关注:即强调学习的建构性、社会互动性和情境性。我们需要在这样的观念指导下重新审视教学过程的设计,用新技术支持、促进新教学观的实现,这对当前的教学设计、教育技术发展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而教育技术也提出了新的挑战,比如超媒体环境会带来更有效的学习,还是只会带来蜻蜓点水、走马观花式的肤浅的学习?如何解释在计算机媒介通讯(Computer- Mediated Communication, CMC)这种新条件中的人际沟通和知识建构?等等。而这些问题的提出和探讨恰恰体现了教育技术学的独特贡献。因此,在此领域中有两个重要的前沿性研究方向,其一是基于新的学习理论、以新技术的发展为背景来研究新的教学设计理论与方法,分析新技术在这种新教学模式中的功能及其实现。诸如乔纳森(D. Jonassen)的学习环境设计模型、CTGV提出的锚式情境教学(Anchored Instruction)以及瑞格鲁斯(C. M. Reigeluth)、梅瑞尔(M. D. Merrill)等的工作均在此方面具有重要影响。 其二是面对新的信息技术环境重新审视人类的认知学习过程,回答在传统学习环境中所不存在或不甚突出的问题。比如基于CMC的人际沟通与协同知识建构,超媒体网络环境中的信息搜索、获取与整合,网络环境中的分布式认知(distributed cognition)、基于信息技术的知识建模与可视化表征,等等。美国匹兹堡大学学习研究与发展中心(The Learning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Center)、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玛夏琳(Marcia Linn)课题组等均在此方面有丰富的研究,在国内,北师大心理系的陈琦教授及其课题组在此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当然,上述这两个方向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比如美国的“创新学习技术中心”(The Center for Innovative Learning Technologies (CILT))作为一个全国范围内的合作研究机构,其核心研究主题明显同时结合了上述两个方向,如可视化与建模(visualization and modeling)、社群工具(community tools)、学习测评等,其中既涉及对新环境中的认知学习过程的研究,也涉及到如何利用新的学习理论和新技术来设计新型学习环境的问题。

(二)创新性技术(The Emerging Technologies )研究

这里的创新性技术研究是指面向教育需求探讨新技术的综合应用方式,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在这种需求的推动下对信息技术本身进行创新,包括硬件及软件技术的创新(而不仅仅是对现成技术的应用),以新技术发展推动教育技术的进步。这类研究的直接结果是导致了面向教育需求对技术应用方式或技术本身所进行的创新,正是这一点才使这类研究具有了基础性探索的特征,一般意义上的教学软件开发不属于这一类研究,而应归属在应用性探索之列。创新性技术的研究集中体现信息科学的交叉渗透和影响,在整个教育技术研究领域中具有重要作用。而这种在教育应用层面上的技术发展尤其是技术创新也集中体现了教育技术学的学术贡献。在此方面的工作包括基于人工智能技术所进行的关于智能辅导系统(Intelligent Tutoring System, ITS)的研究,有关智能代理(Intelligent Agent)的研究,等等。当前所进行的关于泛在计算(Ubiquitous Computing)的研究也格外值得关注,即超越桌面计算机以及传统人机交互方式的局限,发展无所不在的、可以随时随地使用的技术工具。掌上电脑、无线联网以及新的人机交互技术的研究等均为此提供了条件,而这些技术创新将更好地支持学生在学校及家庭中更便利地使用信息技术,更好地实现跨时空的开放学习方式,并促进全体学生的平等使用,减少数字鸿沟。泛在计算也是美国“创新学习技术中心”的一个重要研究主题。

(三)哲学文化研究(philosophical and cultural investigations)

哲学与文化学取向的研究所关注的是技术发展应用对社会及和人类自身发展、教育目的、教育价值、教育过程与体制的深层影响及其应对方式,以此来指导新技术条件下的教育变革。与前面两个研究方向不同,前两个研究方向更多关注的是如何解决问题,而哲学文化研究则首先需要对问题以及解决问题的方法本身做批判性反思:将信息技术引入教育真的是必要的吗?这会对教育、对人的发展、对社会文化产生怎样的挑战和深层影响(积极的、消极的)?等等。这一研究方向集中体现了哲学(尤其是教育哲学、技术哲学等)、文化学、社会学等学科的交叉渗透和影响,而这一领域中所提出的一系列的新的深层问题也反映了教育技术学研究的学术贡献。当前,后现代哲学的技术观对于科技对人类社会的影响做了批判性反思,反对技术至上的观点,突出了理性方法的有限性、集权性和中心性。有关技术哲学的研究在重新审视技术的实质、发展及其与人类的关系,强调将技术放在具体的社会文化之中,分析技术问题的文化根源。当前的教育哲学研究也取得了一些新的进展。所有这些都会对教育技术研究产生重要的影响。另外,在教育领域中的新信息技术的发展也为哲学家提出了新的课题,数字化时代的人类生存方式,信息时代人的素质结构与教育的目标,对传统读、写、算能力的新解读,多媒体多带来的视觉文化,网上虚拟空间中的师生交往等等,这些都是需要以哲学为基础进行深入思索的问题。在此方面,国外学者展开了一些探索工作,诸如《数字化生存》等著作中的有关思想。在国内,桑新民教授等在此方面做了大量工作。除上述研究外,教育技术中的文化学、社会学问题近年来也开始格外引起了西方学者的关注。研究者发现,任何一种教育技术产品都体现了它所产生的文化和社会的特征,白人文化中所形成的教育技术未必能适应黑人文化。另一方面,同一种技术工具在不同文化之中可能产生完全不同的应用方式,正如美国一部电影中所描述的,一个可口可乐瓶子在一个原始部落中可以意想不到地被用作各种各样的工具。在我国,计算机教学软件在其发展早期即出现了习题库式课件的泛滥,而网校发展也首先以升学辅导为起点,这些不能不说都体现了中国文化的影响。所以,如何揭示出教育技术的社会文化性?应该如何适应不同文化之间的差异?等等,这些都是有待研究的问题。

总之,教学设计(学习环境设计)、创新性技术和哲学文化研究构成了当前教育技术学研究中三个主要的基础性探索方向,这是教育技术学研究发展的三大生长点(根基)。而这三者之间并不是孤立的,而是存在紧密的互动关系。信息技术的创新会推动和支持学习环境设计理论与方法的发展,而新的学习环境设计又会对技术提出更新的需求;哲学文化研究对于前两者的发展及应用均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而学习环境设计的变化、技术的创新发展又会对哲学文化研究提出新的挑战。这些基础性探索构成了应用性探索的共同基础。

做游戏和做人工智能哪个发展前景更好?

从长远来看人工智能前景要发展好多了,全国范围内各个地方都在发展人工智能,人工智能是以后全球发展的趋势,关系到国家产业。电子竞技是娱乐业,这是和人工智能不能比的。从个人发展来看,这两个行业都有发展前景,关键得考虑自己的能力和兴趣,要想在一个行业有所成就,有天赋还得感兴趣才行。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发布者:实习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unanedu.com/dianping/2935.html

关注微信